本文来自

《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年07期

11期

10期

09期

08期

07期

06期

05期

04期

03期

01期

写了 94 篇文章,被 2 人关注,获得了 9 个喜欢

B站赴美上市,但事情没这么简单

文/ 罗乐

自2017年便开始预热赴美上市的bilibili(以下简称“B站”),终于在2018年3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虽然代表腾讯的B站在与代表阿里巴巴的AcFun(以下简称“A站”)的决斗中,取得了绝对压倒性的胜利,但B站自身依然有很多问题存在。也许这次递交IPO,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游戏,B站的蜜糖与砒霜

美国东部时间3月2日,中国最大动漫流媒体平台 B站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首次公开发行(IPO), 意欲筹集至多4亿美元的资金。招股书显示,至2015年起B站的净营收逐年上升。但同时,B站目前仍处于亏损阶段,2015年、2016年与2017年的净亏损分别为3.735亿元人民币、9.115亿元人民币和1.838亿元人民币。此外,B站在2017年通过游戏业务收入了20.58亿元人民币,占其总收入83.4%——相比2016年,B站的游戏收入一年内即实现了超过5倍的增长。也就是说,作为一个视频平台,B站的主要收入来源却是游戏,这难免让投资者感到有些不安。

 

要知道,在B站之前,像盛大与乐逗这样的游戏股都没有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就连曾经出品过《愤怒的小鸟》系列的Rovio之前也曾在赫尔辛基市场,一日暴跌超过50%。就连网易这种手头有多个赚钱游戏的互联网企业,之前也因为2017Q4的财报不够乐观,而在2月8日财报发布当日股价骤跌6.28%。可以想见,手里只有一个《命运:冠位指定》和一个《碧蓝航线》能“出头”的B站,若是走游戏股路线,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所以虽然游戏业务是B站得以上市的第一功臣,但它恐怕主动要被B站放到半雪藏的尴尬位置上。

 

抓着内容牌的B站,能打好吗?

B站既然要上市,自然做好了万全准备——它抓着一把“内容牌”,决心逐梦纳斯达克,甚至于游戏也被它强行诠释成了内容。比如B站的CEO陈睿就表示:B站做游戏,并非是将游戏当成变现手段,而是将其作为内容来做的,“这有可能是B站做游戏与其他平台的差别”。而在招股书中,B站也着重突出了自己在内容上的优势。

 

前段时间,就有网友发现,在B站的招股书第113页特别列出了几个B站知名UP主以及他们的相关作品,其中包括了:怕上火暴王老菊、LexBurner、=咬人猫=、墨韵 Moyun、伊丽莎白鼠等不同版面中人气最高的UP主。有金融从业相关经历的人士表示,这样的招股书实在有些羞耻。虽然招股书证明了B站在国内二次元人群中的地位,以及用户UGC的积极性高,但也证明了B站存在有相当的问题——这就是低龄化严重,且过于依赖于UP主本身。而且,在B站招股书中列举的大量的UP主里,有相当部分并不是靠具有独占性的、难以被复制的才华上位的,而仅仅是会剪几个“鬼畜视频”、会“喷”几个动漫新番,顺便给自己的网店打打广告,就成功上位了。由于围绕在这些UP主身边有一个相对稳定且低龄的用户群,如果他们从B站叛逃,那么很有可能B站就会陷入和A站一样的困境之中。这些UP主就像B站手里的游戏一样,虽然是良性资产,但谁也不敢确信这份资产能在B站手里放多久,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变成负资产。比如之前爱奇艺遭遇的“Darling in the franxx”下架事件,就有人把源头瞄准了LexBurner,一时间为B站引来无数非议。虽然这件事之后被证明LexBurner也是受害者之一,但也足够说明,这些“良性资产”变成“负资产”比我们想象中的还容易。

 

每到这时候,总有几个“背刺”的

非常巧合的是,在B站上市的关键时期,B站某位只有千余粉丝的UP主又疯狂“背刺”了B站一手——这个UP主就是科里斯。在最近他被扒出怂恿10岁幼女离家出走,以及进行一些不道德的互动,而这种行为也引起了无数人的声讨。在全民声讨的过程中,也有越来越多的声音指出:科里斯这样的人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B站给予了他生存的温床,却没有起到监管的作用。考虑到国际上对于儿童色情这一领域都非常敏感,科里斯事件的曝光,也使B站的上市之旅一度陷入了被动之中。

 

面对这一情况,B站在事后发布了事件通告,并宣布将在未来设立青少年维权站,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可反应却未免稍显慢了点。而且,虽然这次B站在科里斯事件中有惊无险地从危险线上擦过,但也进一步暴露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说网易《阴阳师》的“业原火事件”——这么重大的BUG尚且不能直接动摇网易的股价,只有在网易财报公布时,资本才会决定他要往哪里走。可是B站却因为一个UP主而惹上社会性争议,进而影响股价,甚至于这个UP主不需要是那种动辄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的大V。B站的不确定性,也许日后会使其在纳斯达克中交出更多的学费。

 

A站没落之后,B站在国内的二次元领域可以说已经没有了敌手。不过,若是将关注点从垂直的二次元领域换成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对B站虎视眈眈,想要拉它下去的人依旧如过江之鲫。虽然B站很快就要赴美上市,但属于它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究竟B站是下一个盛大,还是下一个网易,关键还是要看它还能拿出多少盈利模式去给投资人看。

远望2017订阅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4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