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

《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年09期

11期

10期

09期

08期

07期

06期

05期

04期

03期

01期

写了 299 篇文章,被 3 人关注,获得了 5 个喜欢

网易与乐动卓越之争,折射出手游行业的抄袭乱象

文/ 黄成 图/ MOOOO

近日,网易与乐动卓越的官司以乐动卓越的败诉而结束,但是这似乎并不能让网易与“抄袭”撇清干系。事了之后,关于网易抄袭的负面新闻就一件接着一件的被曝出。更让业界关注的是,乐动卓越CEO邢山虎之前所说的“诉讼捆绑”会否出现?一旦出现,如今的手游行业将何去何从?

 

诉讼胜利,网易却深陷抄袭泥潭

网易和乐动卓越的诉讼之战始于2016年下半年,当时网易先后将《神武》研发商多益网络和《我叫MT3》研发商乐动卓越起诉到法院。网易认为,《神武》和《我叫MT3》在UI界面和玩法等方面抄袭了《梦幻西游》的设计。同年9月,多益网络在诉讼中败诉,被判赔偿网易1500万元人民币,创下了国内同类案件判罚的最高记录。而网易和乐动卓越之间的诉讼案却持续了一年半之久,双方进行了多个回合的角力,直到2018年3月才有了结果——乐动卓越被判赔偿网易1000万元人民币,同时需要连续5日在其游戏官网显著位置刊登道歉声明。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乐动卓越CEO邢山虎极为不满,并在微博上进行了言辞激烈的回应,直指网易“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或许是邢山虎的言论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这一事件在他的微博发出后开始迅速发酵,网易的抄袭黑历史被接二连三地扒了出来。作为诉讼案中的胜利者,网易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不利于自己的结局。毕竟,网易的初衷只是想借此挽回《梦幻西游》手游和《大话西游》手游的颓势,重新吸引玩家的注意力。

 

作为回合制游戏中的佼佼者,《梦幻西游》手游一向是网易的台柱子。但是此类游戏的玩家总量有限,不时出现的新的竞品总会带走一部分玩家,所以网易一直在通过向App Store举报或向法院起诉等方法来保持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将同为回合制手游的《我叫MT3》告上法庭,或许只是网易法务部门的“惯性动作”,不曾想乐动卓越却不甘就此认罚。

 

网易因起诉乐动而深陷“抄袭门”或许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但从长远来看,这也是早晚都会发生的必然事件。十几年前,网易在游戏领域的口碑颇佳,《大话西游》和《天下2》的回炉重造充分体现了当时网易对待产品的态度,也让网易收到了众多玩家的好评。而网易刚刚布局手游之时,同样秉承了精益求精的理念——在此基调下,于2015年才推出的《梦幻西游》手游则是帮助网易在手游领域彻底打开了市场。遗憾的是,网易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并走上了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为今天的“抄袭门”埋下了伏笔。

 

2015年,网易出品的《镇魔曲》端游被指在画风和玩法上完全抄袭了《暗黑破坏神3》。自此,网易便逐渐拉开了抄袭的大幕。到了2017年,网易一口气推出了68款手游产品,竟有接近20%(14款)被人指出涉嫌抄袭,其中不乏《阴阳师》和《荒野行动》等一度暴红的手游。《阴阳师》被指在画风和玩法上分别抄袭了PSV游戏《跨越我的尸体2》和手游《魔灵召唤》,而《荒野行动》则如邢山虎所说一般“像素级借鉴”了《绝地求生:大逃杀》。此外,《我的世界》被曝抄袭源代码,更是让网易的形象一落千丈。

 

2018年以来,网易也并没有将抄袭的“魔爪”收起来,先有FortCraft被爆抄袭Fortnite(《堡垒之夜》),后有《第五人格》被指借鉴《黎明杀机》。而就在网易与乐动卓越的官司中胜诉后,《绝地求生:大逃杀》的母公司蓝洞正式宣布了对网易旗下的《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审判者》的诉讼,诉状长达155页。转瞬之间,网易就从意气风发的原告变成了千夫所指的被告。

 

持身不正,网易恐难挡乐动卓越反击

从追求品质与创新的“游戏热爱者”,到深陷抄袭泥潭难以自拔的“黑化”巨头,网易的转变不仅让玩家大失所望,也让业界人士担忧不已,连业内数一数二的游戏巨头都是这种面目,国内手游行业未来将走向何方?

 

事实上,网易从一开始的崇尚品质与创新,逐渐走上抄袭的“捷径”,有着多方面的原因。首先,网易虽然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游戏巨头,但其手游发展模式与其他游戏公司并无二致,那就是极为依赖端游IP。虽然网易的手游产品数量众多,但在《阴阳师》和《荒野行动》之前,真正称得上成功的手游其实只有《梦幻西游》《大话西游》和《倩女幽魂》,而这三款产品都是端游IP出身。经过几年的发展,网易已经将自家有价值的端游IP消耗殆尽,再也没有可供移植的端游IP。无奈之下,网易只能不断“炒冷饭”,但已经被消费了一次情怀的玩家很难再为网易的二代产品买单。深知这一点的网易,也曾发挥自身的研发实力,精心制作了几款手游产品,但并没有取得太大的反响。所以最初并不受重视的《阴阳师》意外走红后,网易仿佛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开始复制《阴阳师》的“成功”模式。

 

其次,中国游戏市场现阶段的特点决定了游戏厂商必须走多元化的道路,尽量满足每一个玩家细分的游戏需求,以便寻找新的增长点。网易虽然整体实力雄厚,但在游戏研发方面严重“偏科”,其在回合制、RPG等中国传统网游方面独占鳌头,在MOBA、FPS等方面却存在明显的短板,这也是《梦幻西游》手游经久不衰,其他手游产品却生命短暂的原因所在。为了满足自身用户的多元化需求,同时抢占其他游戏厂商在细分市场的份额,网易选择“借鉴”市面上大获成功的MOBA类和FPS类手游,以此弥补自身的缺失。

 

最后,资本市场的压力促使网易不得不努力挽回业绩。虽然网易近年来在电商和音乐等领域全面发力,但游戏收入仍然是网易的命脉。从2016年至今,网易有5次单周股价上涨超过10%,其中4次都与游戏有关,2017年11月17日《荒野行动》发布时的股价涨幅甚至达到21.34%。所以,当网易游戏的营收从2017年Q1的107亿元人民币一路下滑到2017年Q4的80亿元人民币后,网易必须想办法满足资本市场的期待,而自主研发新手游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时间,远不如通过抄袭来“广撒网,多捞鱼”,也许抄着抄着就又抄出一个爆款呢?

 

归根结底,抄袭的方式有千万种,目的却永远只有一个——利益。为了利益,许多游戏厂商都敢于铤而走险,吃相极为难看的公司远不止网易一家。2017年,邢山虎就在微博表态,如果乐动卓越在《我叫MT3》侵权案中败诉,他会在更高级法院上诉的同时,在同一个法院起诉所有抄袭《我叫MT》的公司,包括网易。除了图片和个别文字外,乐动的起诉书会完全复制网易的起诉书。按邢山虎的话来说,“同样的案例,我们被行业借鉴的质量更高、数量更多、更彻底,我就想看看,在同一个法院,会不会出现有意思的判决。”

 

如今乐动卓越真的败诉了,恐怕邢山虎之前说的“诉讼捆绑”很快就会出现,而以网易近年来的“借鉴”历史,恐怕很难在乐动卓越的反击中全身而退。

 

顽疾待解,由来已久的版权问题

邢山虎曾在微博中表示,抄袭《我叫MT》的公司,没有1000家也有800家。这句话或许有所夸张,但也道出了中国游戏行业的一大顽疾——版权问题。

 

在中国游戏行业发展初期,大多数游戏公司都不具备研发能力,所以只能通过代理和抄袭来完成原始积累。在端游时代,中国在游戏版权保护方面极为薄弱,这也使得众多游戏公司有恃无恐地发扬“拿来主义”。在端游时代,腾讯为了抢占游戏市场,代理和抄袭了大量的游戏,包括《穿越火线》《QQ飞车》和《QQ炫舞》等。时至今日,腾讯在这一点上也仍然为人所诟病。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由于手游的生命周期比端游更短,游戏厂商面临的挑战更大。于是,包括腾讯和网易在内的许多游戏厂商都照搬了端游时代的“抄袭大法”,而且由于手游生命周期太短,留给游戏厂商施行“换皮”手术的时间也很少,使得一些手游的抄袭痕迹几乎无法掩饰。然而为了手游的巨大利润,许多游戏厂商已经顾不得伪装自己的吃相了。

 

从2012年至今,国内游戏厂商的抄袭案例不胜枚举,《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植物大战僵尸》和《捕鱼达人》等一度爆红的手游总能带来一股抄袭热潮。2013年,被邢山虎誉为“中国游戏卡牌领域的开山作品”的《我叫MT》上线了。这款游戏雄踞App Store畅销榜大半年,但是也受到了抄袭的质疑,有人称其抄袭《智龙迷城》。当时邢山虎也曾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罗列了多条理由,但核心思想就是“虽然我们抄了,但是别人也抄了”。

 

有意思的是,《我叫MT》走红之后,国内一些游戏厂商也再次施展了抄袭大法,《迷你西游》(网易)《超级MT》(北京昆仑)《撸啊撸》(北京萌我爱)《刀塔英雄》(北京艺动)《秦时明月》(上海骏梦)《三国来了》(北京乐迪通)和《天天爱西游》(上海易娱)等类似的游戏层出不穷。正因为如此,邢山虎才敢于提出“诉讼捆绑”,一旦他真的付诸行动,恐怕整个游戏界都会被搅得天翻地覆。

 

在此之前,虽然游戏行业里的诉讼案时有发生,但是大家的底子都不干净,所以也鲜有彻底撕破脸皮的事情出现。如今被网易逼急了的邢山虎极有可能上诉,并将战火烧至网易以外的游戏厂商,而被起诉的游戏厂商为求自保,恐怕也会陆续发起侵权诉讼,尤其是腾讯和网易这样的游戏巨头,很有可能会继续借助诉讼手段来统御整个市场。届时,手游行业或将迎来一场重大洗牌。

 

结语:

目前,败诉的乐动卓越会不会真的实施“诉讼捆绑”仍然是未知数。由于牵连公司较多,一旦邢山虎真的付诸行动,恐怕会对手游行业造成极大的震动。但对于长期遭受版权问题困扰的手游行业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随着大众版权意识的觉醒和法律监管的愈加完善,曾经野蛮生长的手游市场才会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4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