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

《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年08期

11期

10期

09期

08期

07期

06期

05期

04期

03期

01期

写了 299 篇文章,被 3 人关注,获得了 5 个喜欢

美团提出“灭饿除滴”口号,外卖江湖大战又至?

文/ 丁念阳 图/ Sxccc

3月初,在“滴滴外卖”即将上线之际,网络上流传出美团外卖渠道部2017年年会现场照片,提出口号:“灭饿除滴”。美团方面目前还未就该图片真实性作出回应,饿了么和滴滴(以下简称“滴滴”)出行方面也未发表评论。不过三家企业在外卖市场上的竞争确实已经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

 

剑拔弩张,美团提出直白口号

互联网行业厮杀惨烈,常以高大上形象示人的互联网公司也经常像市井流氓一般喊出火药味十足的口号。例如,2015年“双11”前期,网络盛传京东各部门办公室挂出“抓天猫,烤菜鸟”的口号。同年,苏宁也放出了“打狗不留手,打仗不留情”“趟平京东,全面反击”等更加粗暴的口号。

 

如今,美团提出“灭饿除滴”的口号,虽然照例点燃了众多媒体的八卦热情,但也没能让广大“吃瓜群众”觉得多么新奇刺激。不过,还是有不少好事的网友在微博上@滴滴和饿了么,煞有介事地给它们推荐“联饿抗美”和“抗美援滴”等反击口号。

 

美团要“灭饿”的原因很简单:饿了么是外卖大战中幸存下来的美团外卖宿敌,近日已有消息称其即将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届时拥有大量资金和《支付宝》入口的饿了么必然更加强大,这是美团CEO王兴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至于“除滴”,背后的故事就要戏剧得多了。据传,王兴和滴滴出行CEO程维的私交不错,程维离开支付宝创立“滴滴”时受到了王兴的鼓励,做出第一版《滴滴出行》之后也收到了王兴给出的许多修改意见。然而,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如今王兴也要自己做出行业务,这恐怕是两人当年始料未及的事情。

 

这对老朋友之间的战争由王兴率先挑起,美团于2017214日在南京高调上线了打车功能。经过10个月的测试之后,美团在南京正式推出“美团打车”服务,并放出消息表示要在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城市同步上线,这意味着美团要开始和滴滴出行短兵相接了。对此,程维隔空回应,“尔要战,便战”。

 

程维的回击方式简单粗暴——你在我后院放火,我也在你后院浇油。201712月,有消息称滴滴正在试水外卖业务,这被业界视为滴滴对美团入局打车业务的直接反击。2018年开年以来,美团和滴滴两家企业给对方后院放的火越烧越旺。近日,先是滴滴外卖骑手的招募令曝光,紧接着《滴滴配送》和《滴滴商户》APP在应用商店上架。据滴滴外卖客服和已经注册的滴滴骑手透露,滴滴外卖或将于41日上线,目前不少报名的骑手已经开始培训。

 

毫无疑问,美团与滴滴之间的战争,必然要比美团与饿了么之间的战争更加激烈。美团和滴滴不仅要守卫自己的核心业务,还要竭尽全力在对方的护城河上杀出一条血路。

 

知难而上,抢占次级流量入口

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是继BAT之后的三大互联网“小巨头”,被业界并称为“TMD”。尽管美团和滴滴都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和雄厚的财力,但是要想在对方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领域有所作为,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明知山有虎,美团和滴滴为什么偏向虎山行?道理很简单,在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死死占据超级流量入口的情况下,TMD只能选择争夺次级流量入口。而要做大次级流量入口,势必要挖掘用户的多元化需求,形成总需求的扩张。因此,美团和滴滴都需要不断扩张用户需求的品类。王兴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万物其实没有简单的边界,我不认为要给自己的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于是,没有业务边界的美团逐渐涉足了民宿和生鲜等领域,现在又延伸到了出行。

 

对于美团来说,出行是最适合尝试的新业务,其2.5亿日活用户中,30%有出行需求。用王兴的话来说,打车业务除了能够为美团用户提供更丰富的出行选择,还可在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服务的同时,一体化解决“行”的问题。

 

对于滴滴来说,涉足外卖业务当然不只是反击美团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因为外卖业务与出行业务一样是高频支付场景。目前,滴滴已经间接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等到企业发展到更高的层次,十有八九会建立自身支付体系,所以滴滴不会放弃支付入口。

 

Uber2016年推出独立送餐APP Uber EATS并且实现了盈利,这为滴滴涉足外卖领域提供了参考和底气。据报道,Uber EATS已经在全球200多座城市上线,在2017年第四季度,Uber EATS为公司贡献了11亿美元的总收入。不过,有观点认为Uber EATS能成功的原因是国外人力成本高,而中国已经具备专业的外卖配送体系,滴滴并不一定能复制Uber EATS的成功模式。

 

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外卖占据了53.9%的外卖市场份额,而位居第二的饿了么(29.8%)虽然收购了排名第三的百度外卖(13.7%),但两者加起来也只有43.5%的市场份额,仍然比不上美团外卖。在这种局面下,滴滴恐怕很难占据较好的位置,遑论挑战美团外卖的地位。不过,考虑到滴滴与饿了么的商业伙伴关系,新一轮外卖大战恐怕会演变成“饿了么+百度外卖+滴滴VS美团外卖”的局面。如此一来,美团外卖未来的日子决不会平静。

 

由于外卖并不是一个可以短时间实现盈亏平衡的市场,即便是市场份额第一、年交易额达到1710亿元人民币的美团外卖,目前也无法通过规模化来盈利。所以,《美团外卖》正在逐步减少用户补贴金额,红包补贴已经从早期的4元降至现在的0.5元。

 

对于外卖江湖的新一轮大战,广大用户除了看热闹以外,最期待的恐怕还是几家公司再次“烧钱”补贴,毕竟很多用户都在怀念“免费外卖”的美好时光。不过,“滴滴外卖”的补贴形式还没有出台,美团外卖会不会跟进也是未知数。

 

结语:

尽管美团豪气干云地提出了“灭饿除滴”的口号,但是外卖业务和出行业务都是“烧钱”的游戏,滴滴背靠腾讯,饿了么投身阿里巴巴,美团要想在两大领域同时击垮对手,几乎是无法实现的事情。最终的结果,极有可能是美团在出行市场以较小的份额占据第二的位置,而滴滴则很难在外卖市场夺得好看的位次,但是仍然能与饿了么一起给美团外卖带来较大的压力。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4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